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 > 50周年系庆 > 中山大学校长黄达人教授在中山大学哲学系复办五十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致辞

中山大学校长黄达人教授在中山大学哲学系复办五十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致辞



中山大学校长 黄达人教授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校友,老师们,同学们,朋友们:
        刚才我们黎红雷主任的发言是非常庄重的,我希望我这个发言稍微能够轻松一点。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这个仪式,隆重庆祝中山大学的哲学系复办五十周年。在此我谨代表学校向哲学系的全体师生和校友致以热烈的祝贺,并向长期以来关心和支持哲学系发展的各位领导、各位学者表示衷心的感谢!(掌声)
        中山大学哲学系是我校历史上办学最悠久的学系之一。复办五十年来,虽然经历了很多风雨。但是从我自己看到的这十几年以来,哲学系可以说是发展的最好的一个时期。哲学系培养和引进了一大批学术上有所建树的学者,在中国哲学、西方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宗教学、逻辑学等领域,在每一个领域都可以说出至少两三位在国内叫得响的学者。哲学系注重学术传统的传承,近年来,其科研水平位居全国哲学领域的最前列,还拥有两个国家级的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多年来,哲学系为国家,为社会输送了大批人才。为学校也是如此,今天在座的校领导,有三位中山大学的党委副书记都来自哲学系。(掌声)
        下面我想借这个机会谈谈我所接触与了解的中山大学哲学系。1999年初,我刚到中大工作不久,当时哲学系的叶汝贤教授就自动地到我办公室,说要跟我谈谈。然后专门跟我系统地介绍了马克思主义理论,还有马克思主义哲学史。那次谈了很长时间,大概有将近两小时。由此我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大概有了一点皮毛的了解。同时对文科和理工科的差异有多大,也稍微有点接触了。那时候我就在想:哎呀,这样的朋友我应该多交一点。我记得我曾经在学校做报告时说过,就是希望自己首先要成为哲学、人文学科教授们的朋友。是的,这个起因就是从这里来的。去年,叶先生病重的时间,我专门去看他。我们两个人一起回顾这段历史,他也给我讲得很动情。虽然现在他已经离我们而去,但是,我会和哲学系的老师们、同学们一样,永远的尊敬他、怀念他。(掌声)
        另外在1999年的时候,当时社会上有一些人,对我们政府的干部在我们大学里攻读博士学位,还是很有微词。我就安排了一个专门的时间,去哲学系旁听了一场博士学位的论文答辩。答辩的是当时的广东省委宣传部长于幼军。整整半天,我都坐在那儿。那么我就看,哎呀,这个答辩形式都不一样。老师坐台上,学生在台下。这个跟我们数学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都是学生在台上,老师一提问题,就得在上面写,是吧。然后他们是,老师在台上,学生在台下。而老师提问题的时间,比学生回答问题的时间还要长(笑声)。这个跟我们也不一样。那次听了以后呢,一个感觉,就是于幼军博士,在阐述他理论的时候,口若悬河。回答老师问题时,我记得很清楚,他说:“我回答的时间有多少?”说半小时。然后他就开始讲:我归纳一下,第一个问题哪几位老师提的,我回答的是什么。然后第二个问题,哪几位老师提的,我的回答是什么。这个过程对答如流,回答完毕刚刚好半小时。我至少一个感受是,我们的这个政府官员在哲学系,就我看到的个例而言,质量是有保证的。看得出这篇学位论文绝对是他自己做的,而且回答问题。“啊,这个问题我在论文里,是什么看法,在第几页,可以看。”都是这种情况。这是第一个感觉,我们的哲学系授予的博士学位,质量有保证,我是放心的。(掌声)
        第二个感觉就是,文科和理工科的差异是如此之大,引起我充分的重视。我开始构想我怎么在大学管理中体现它的差异性。后来,《中山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社会科学版)要我写一篇理论文章,不准写管理类的,要有理论。我是写不出理论,后来就写了一篇《大学科研管理中的差异性问题》。这篇文章的来历就是从那次答辩提出来的。
        我本人跟哲学系的不少老师,还有一些校友都有非常好的交往,也是非常好的朋友,他们让我领略到了文科教学的风采。他们有很多精彩的话,至今记忆犹新。例如哲学系有一位逻辑学的教授,跟我都是浙江人,每次到我办公室,就用纯正的杭州话“绑架”我,一开始就是很强烈的杭州话,吧啦啦讲,讲到我只能把我自己的杭州话都勾出来,跟他一起对话。(笑声)记得他跟我半开玩笑的说,他说:“世界上哪有这么好事,一方面呢,我是在做我喜欢做的工作,另外一方面,学校跟国家又在支持我、奖励我、赞扬我。”其实对科学和理论的探索,他说,既是他生命的追求,同时也是他的工作。两件事情完全结合在一起。我认为,哲学系有这样一批教授,在大学这个学术共同体里面,他们是以学术为自己的生命,他们代表了哲学系,也代表了中山大学。由此,我就发了一个“教授就是大学”的感慨,这句话就是从这里来的。
        2005年11月。我在南昌参加了一个全国高校人事人才工作的研讨会,会议要求我做一个专题报告。结果会议结束后,我们学校和我一起出差的同事就告诉我:“你在演讲的时候,旁边其他学校的人就问:‘咦,你们的校长是学哲学的吧?’”我想啊,这个是我在中大任职12年以来得到的最大的褒奖!(掌声,笑声)这大概也是我跟哲学系老师交朋友的最大的收获。就是有了点哲学的味道了。
        在今天庆祝哲学系复办50周年的日子里,在校友们的赞助下,我们哲学系的大楼,正拔地而起。(我是在开会前,专门又去了现场看了。)我想,大楼马上有了,而且在我心目当中,你们哲学系就有一批大师——有大楼,有大师。我相信,哲学系的明天是非常美好的!(掌声)
        谢谢。(掌声)

        2010.12.19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