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系友之窗 > 校友寻访 > 水流境自静——访哲学系77级校友陈镇宏

水流境自静——访哲学系77级校友陈镇宏

发表时间:2014-08-19 | 浏览数: | 作者:陈颀

被访校友姓名:陈镇宏
入校时间:1977年
毕业时间:1981年就读院系专业:哲学系,工作单位:人民日报广东分社
职务:副社长
稿件已经过校友本人确认同意发表
陈镇宏,1948年11月出生于广东省普宁市,1981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哲学系,1981-1988年任南方日报理论部编辑,1989-1992任南方日报理论部副主任,1993-1995年任南方日报理论部主任,1995-1997年任南方日报社委兼理论部主任,1997-2008年任人民日报社广东分社副社长,2008年退休。

作者姓名:陈颀
所属队伍:哲学系广州一队
入学年份:2011
院系专业:哲学系
采访时间:2012.7.20
地点:陈镇宏师兄家中
采访人:陈颀、卢俊豪、欧悟晨

        陈镇宏师兄是全国首届百佳新闻工作者,在业内颇负盛名。但见到陈师兄时却发现,他就是个平常邻家大伯,带着你上楼时会顺便打开楼道里报纸箱掏出几份报纸,进屋后亲手泡茶、递茶,茶香扑鼻,沁人心脾。屋子很干净,透过窗外层层叠叠的树枝叶可见座座高楼,窗内却是一个宁静的世界。
        岁月流转,这位温文尔雅的师兄身上看不出太多的时光刀痕。殊不知,在此之前他走过从戎之路,走过文革十年,走过了文革后那一次高考,一直走向广东评论界的高峰。

        “总觉得人生不能荒芜”

        倘若没有恢复高考,也许陈师兄还在老家田地里劳作。可以说,高考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而中大,则是他实现梦想的地方。
        问起那些年在中大的生活,陈师兄微微抬起头,陷入回忆。
        “学校里没什么高楼,就中区那几栋红墙绿瓦。我们以前住在东四,现在大概是拆了吧。”师兄说,现在校园和以前比最大的区别就是两个多,车多,高楼多。他喜欢散步,大学时总是和几个同学晚饭后坚持在校园走,不论刮风下雨,从未间断。“我们自称步协,散步协会。我们在东四往珠江边走,一边散步一边聊天。回来洗个澡就开始看书。”动乱了十年,知识的甘霖终于洒下,我们不难想象老三届考上来的大学生是怎样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每天晚上宿舍里大家都安安静静地学习,谁也不吵闹。“很认真”“非常认真”,师兄已经想不出什么词语能够更好地概括,对知识如饥似渴的心情是那样令人感动。
        相比之下,当今的大学生参加社团活动则显得比看书更有热情,他们往往更重视社会经验。对于这一点,陈师兄说:“社团活动不可少,社会实践不可少,但学生时代包括大学,最重要的还是要有牢固的知识基础。”师兄回忆起当年在汕头金山中学读书的日子。文革期间,同学们大多上街去闹,他却经常躲在仓库里看书。那时他摘录有关哲学、政治经济学等好些笔记,至今还保存着。大学的时候,他也参加勤工俭学、社会调查,但绝大部分时间还是用来看书、讨论。
        “总觉得人生不能荒芜,这个意识非常强烈。把宝贵的时间用去闹啊什么的非常可惜,现在回想起来读了那些书真的很有用。”少年时代开始的理论知识积淀为他日后从事理论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陈师兄的口头禅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他解释说,这个朴实的道理有二个含义:一是努力的方向,种什么因,便收什么果;二是努力的程度,有几分耕耘就有几分收获。
        陈镇宏师兄青少年时代喜欢理论之因,后来结出了评论作品之果。68年陈师兄从金中毕业,回乡便应征入伍。在部队里,他开始写作、投稿。那时全省只有一张报纸,便是南方日报,羊城晚报等其他报纸均已停刊。令人称奇的是,只读过一年高中的陈镇宏,竟然陆续有小评论见报。上大学后,知识的滋养、名师的指点、充足的时间催生了一篇篇佳作,智慧的结晶化作方正的铅字付梓。随着《引文盒之弊》、《脸脏不要怪镜子》等文章在报上发表,陈师兄的出色备受瞩目。以至多年后,有同学向外界介绍说,“陈镇宏在校读书时就有文章见报了,他是我们的偶像。”此语令陈师兄大吃一惊。在寻访前,我们拜读了师兄当年在中大的毕业论文《相对主义人生观在青年中的影响》,让我们领略了师兄笔下的功力。毕业后他修改了论文,投给《江海学刊》发表后,被《新华文摘》转载。
        大学毕业以后,他如愿以偿被分配到南方日报理论部,从编辑到副主任再到主任,他兢兢业业、脚踏实地在岗位上辛勤笔耕。好几次为了写评论,陈师兄放弃自己的休息时间。89年的春节,他连年都没过,没日没夜地写作,试图消除人们对改革开放产生的疑虑。《莫以一时得失论改革》《改革的道路不可能直而又直》《积极的方针需要积极的态度》《商品经济与消极现象》《同舟当共济》一组评论发表后受到时任省委书记林若表扬。当时,机关、企业、部队把它作为学习材料,赞扬它是进行形势教育的“及时雨”。长期努力耕耘,使陈师兄的评论独树一帜,硕果累累。他的评论作品曾获全国新闻奖二等奖,多次获得广东新闻奖一等奖。

        “哲学使人活得明白”

        在和师兄聊天的过程中,他总喜欢说:“这是一个时代的问题……”在他看来,时代正从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乃至后工业文明发展,人们的生活方式、思想观念正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纷繁复杂的社会现象令人眼花缭乱,但他坚信,历史出现的问题,将由历史的进步去解决。
        老三届作为一个文化符号代表了旧时代结束、新时代开始,高考的恢复意味着从搞阶级斗争到科技立国知识立国的大走向。“中学毕业后被安排在工厂工作的人,日子过得还可以,就放弃了高考。而农村的青年看到出头的一点光明,甚至有些有了妻小的人都去考试,最后没去考试的那些人就吃了大亏。”师兄是十年动乱后第一批大学生中一员,当时被称为“天之骄子”,哲学正对上了喜欢理论的他的胃口。如今高考选专业,经济金融大热,文史哲大冷,陈师兄从不后悔自己选择了哲学:哲学是人类最高的生存智慧,可以洞察社会,使人活得比较明白。在社会大转折时期,新与旧、真与假、明与暗、福与祸、优与劣、正与邪混杂在一起,稍有不慎,便可能跌入深渊。中国传统文化提倡“厚德载物”,此语颇有深意:有多厚的“德”,才能承载多大的“物”。君不见有多少官员因残德而倒台,有多少富商因残德而入狱,有多少平民因残德而误入歧途。陈师兄特别为一些朋友因不能守住底线黯然出局而连连叹息。
        要有社会责任感,吃得起亏,不要被鸡毛蒜皮蒙住眼睛跟着潮流走。这是陈师兄沉甸甸的寄语。

        毕业三十年,师兄对母校的一切依然历历在目;工作三十年,师兄用热情和才华证明自己的价值。陈师兄这样概括他的经历:“前半程坎坷,后半程顺风。” 后半程的顺风客观上是时代使然,主观上则归功于坚持,坚持学习真知,坚持自己所爱,坚持正确的人生方向。行走社会几十载,从军营到田野,从课室到编辑室,时光流转,沧海桑田,不变的是他的信念、梦想和原则。
“水流境自静”。采访结束后,这一意境,在我们脑海久久萦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