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速递 > “新青年与马克思” ——哲学系研究生第一党支部开展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主题党日活动

“新青年与马克思” ——哲学系研究生第一党支部开展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主题党日活动

发表时间:2018-05-16 | 浏览数: | 作者:

“新青年与马克思”

——哲学系研究生第一党支部开展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主题党日活动

 

5月13日下午,哲学系研究生第一党支部马哲党支部开展了以“新青年与马克思”为主题的党日活动。系党委陈险峰书记、吴重庆教授、谭群玉教授和系党委副书记王燕芳出席活动,哲学系研究生第一党支部全体党员、哲学系其他学生党支部支委参加活动。活动主要分为现场讲解、集中观影和提问交流等环节。活动由研究生第一党支部书记陈菊主持。

本次“新青年与马克思”党日活动以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暨《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为主题坚持课堂讲授与现场讲解、教学、讨论与点评相结合,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效果良好。

下午3点,谭群玉教授党委王燕芳副书记的带领下,哲学系研究生第一党支部与其他学生党支部的成员来到中山大学南校园图书馆一楼大厅参观了“笃行与薪传——马克思主义在中山大学的实践与传承”系列展览。展览由中山大学图书馆主办,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展览的内容主要分为三个部分:马克思主义薪传岭表、马克思主义哺育青年和马克思主义文献。通过谭群玉教授的详细讲解,让与会师生对马克思主义在中山大学的过去与现在、传播与研究有了更为清晰深入的认识。

(图为谭群玉教授为参会师生党员讲解展览内容)

(图为参观展览后师生党员合影)

下午4点与会师生在锡昌堂515会议室集中观看中央电视台《马克思是对的》电视片随后,与会师生围绕节目内容、展览参观所得,结合自身专业学习开展充分交流与讨论。同学们纷纷表示,马克思的事业还在继续,历史也不会终结,让我们埋头苦干,锐意进取,真正地学会搞懂弄通马克思主义,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继续奋斗。谭群玉教授对同学的讨论逐一作了回应,她指出,时代在发展,同时理论也在发展,关键在于牢牢地把握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的立场与方法来看待问题、解决问题。吴重庆教授对同学发言进行了点评,他强调学生党员要正确地看待马克思主义,学懂马克思主义,了解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发展过程,结合社会主义建设发展的实践,全面地认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价值和实践价值。

(图为吴重庆教授对学生发言进行点评)

最后,陈险峰书记作总结发言充分肯定本次党日活动并对我系学生党支部建设提出了三方面要求:一是学生党支部要进一步贯彻落实“三会一课”制度。合理地安排党支部的组织生活,严格按照学校和系党委的要求和部署,认真开展学生党建各项工作是学生党支部要创新丰富支部活动,结合本系专业特点发挥专业优势,尽可能地丰富党支部活动的形式,开展党支部的品牌特色活动提高活动的成效;三是学生党支部要进一步抓好发展党员工作,在保证党员质量的同时动员更多优秀青年加入党组织。

(图为陈险峰书记对本次活动进行总结)

会后,系党委王燕芳副书记为各学生党支部书记赠书马克思恩格斯箴言》,并希望各党支部以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暨《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为契机,多组织支部党员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

(图为王燕芳副书记为各学生党支部赠书合影)

通过此次活动,哲学系党员师生重温了马克思的故事,缅怀马克思的伟大人格和伟大贡献,领会了马克思的崇高精神和伟大思想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大家纷纷表示,只有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全面深刻认识马克思主义的重要意义才能在思想上更加自觉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在行动上更加自觉地践行马克思主义理论要求,做马克思主义的传播者和捍卫者!也只有这样,才能攻坚克难,为学校的“双一流”建设作出贡献!




党日活动学生发言精选(一)

17级博士韩佳君
 

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下午好,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参观今天的展览,收获很多,感触很深。

200年前,一位名叫卡尔马克思的伟人出生在特里尔,他从小就树立为人类幸福而工作的志向。30年后,也就是170年前,以《共产党宣言》的发表为标志,“马克思主义”诞生了。实践和事实都证明了马克思主义为世界的无产者和被压迫民族的解放提供了先进的思想武器。

然而,伟人的一生也遭遇了许多的不幸,他的早年几乎是在流亡与颠沛中度过的,他的晚年又饱受着病痛的折磨......是什么让一位极具浪漫气质的诗人,在强权和威势面前毫不妥协,虽九死其犹未悔?又是什么让一位年逾半百的老人昼夜伏案、奋笔直书?答案就是:他,对弱者的同情,对不平等制度的憎恶,以及对真理的无限热爱。

200年的时间里,马克思身影渐渐地离我们远去,他的事迹有些变成了人们口耳相传的故事,有些似乎变成了失真的传说,但是马克思的思想和理论一直影响着如今的人们和社会。马克思离开了我们,不,马克思没有离开我们。200年的时间里,马克思和他的亲密战友恩格斯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在俄国,科学社会主义从理论变成时间;在中国,科学社会主义由实践走向了改革和发展。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的实际和时代特征相结合,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并且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马克思的事业并没有被终结,它们正在这个东方古国里绽放光彩。如果藏品也有生命的话,想必今天供人展览的马克思的著作和手稿也会为今天的中国,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由衷的赞叹。

在诸多展品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本签有毛泽东名字的英文版《毛泽东语录》。1967年12月它被赠予了阿尔巴尼亚中国友好协会代表团。那时的中国,经济发展还不是很景气,帝国主义也在封锁和遏制中国,冷战的阴霾笼罩着两阵营......而50年后的今天,中国现代化建设已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就:国内生产总值稳居世界第二,中国在世界的影响力、感召力、塑造力极大地提高。而50年后的今天,这样的一本有毛泽东签名的书回归祖国,再次展现在世人面前,地点在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广州,难道是一种历史的巧合吗?一本书见证了中国发展“改革发展前和改革发展后”的两个不同时期;见证了中华民族由站起来到富起来的伟大飞跃;也将见证中华民族在新时代由富起来到强起来得伟大历程。

同学们,马克思的事业还在继续,历史也不会终结,让我们埋头苦干,锐意进取,真正地学会搞懂弄通马克思主义,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继续奋斗。



党日活动学生发言精选(二)

15级博士刘晓雷
 

各位老师、同学:

下午好!

我想结合这部影片和我们中大图书馆的展览谈一下自己的感想。《马克思是对的》这部影片很有意思,因为这个标题直接告诉了我们为什么马克思主义拥有强大的生命力,它的生命力就在于它是对的,是真理。

但是,正如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所说:“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所以,真理也只有被群众所接受,才能够发挥其力量。而真理要想掌握群众,就不是马克思一个人能够完成的事情,它还需要有人为它做推广、传播的工作。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没有恩格斯,那么《资本论》的后两卷,也许就真的要留给老鼠去批判了。

我的硕士论文是在谭老师指导下做的马克思主义中国传播史研究,我想在此举出一位马克思主义传播史上的学者和大家分享。这位学者就是陈启修——《资本论》第一个中译本的译者。《资本论》应该是马克思最重要的一部著作。这部著作,在民国时期,一共有五种译本。这五种译本集中出版于上世纪30年代。第一种就是陈启修翻译的《资本论》第一分册,1930年出版,内容共包括《资本论》第一卷的前三章。第五种是郭大力和王亚南合译的《资本论》全三卷,1938年出版,这个译本至今还有出版、流传。这两版《资本论》的译者,和广州、和中大,或深或浅地都有一些渊源。其中,王亚南与中大的交集,在图书馆的展览中有所体现。我想在此补充一下陈启修的情况。

陈启修早年曾留学日本,回国后被北大聘为教授。1922年,他曾担任马克思学说研究会《资本论》研究小组的导师。1926年4月底,陈启修到达广州,被聘为黄埔军校政治部讲师和广东大学——也就是我们中大前身的教授(据说是担任法学院院长)。5月份时,陈启修也曾应毛泽东的邀请,担任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教师。大革命失败以后,陈启修再次去日本,《资本论》就是他此次游日期间翻译的。因此,我想说,尽管缘分未必很深,但是民国时期,一头一尾两版《资本论》的译者,陈启修和王亚南,事实上都和中大有关系,也许也都可以算作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中大人,算作我们的前辈楷模!

因此,作为马哲专业的学生,我们的人生价值,大概也可以以中大的前辈学人为楷模,在传播马克思主义这项事业中体现出来。

这就是我想和大家分享的。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