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速递 > “性命·宇宙·家园——与吴飞和宝树一起走进《三体》的哲学境界”对谈回顾

“性命·宇宙·家园——与吴飞和宝树一起走进《三体》的哲学境界”对谈回顾

发表时间:2019-11-26 | 浏览数: | 作者:

2019年11月24日,北京大学哲学系吴飞教授与著名科幻作家宝树先生受邀来到中山大学图书馆学人文库展开对谈。此次对谈由中山大学哲学系朱刚教授主持,同时也邀请到了中山大学哲学系(珠海)张祥龙教授与中山大学哲学系陈少明教授作为嘉宾参与。此次对谈的主题为“性命·宇宙·家园——与吴飞和宝树一起走进《三体》的哲学境界”。几个月前,吴飞老师的《生命的深度——<三体>的哲学解读》出版,引起了社会和学界的广泛讨论,宝树先生也曾就此书对吴飞老师进行访谈。受中山大学哲学系之邀,此次两位老师再一次展开对谈,进一步推进关于三体的哲学思考。

 

对谈现场

 

对谈现场

 

吴飞老师首先指出,尽管《三体》讲的是科幻,但它却是以非常中国的方式来谈论宇宙,以及我们在宇宙中可能的生活方式。《三体》的起点是霍布斯式的,但最后呈现出的却是与之非常不同的面貌。所谓“中国的方式”在《三体》中体现的非常自然,这是因为它紧贴我们的现实生活,这带给了我们一个问题:现实中,我们能否像这样以中国的方式来理解世界,以及我们可能的未来?吴飞老师认为这即是《三体》带来的最大启发,同时也与他所思考的中国哲学中的“性命”问题非常契合。如主持人朱刚老师所说的,吴飞老师从《三体》中看到的是“性命”的深度。

 

▲吴飞教授

 

对于《三体》这本书,宝树先生谈到,它已经成为世界性的文化现象,而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是因为中国自身的崛起,它与国际的关系越发密切,也引起了世界更多的关注;其次在于作者刘慈欣在构思与文笔等方面的才能;更重要的是,他能将自己人生不同阶段的经验融入对时代历史变迁的叙述之中,他的个人心境因此也反映在作品中。近年《三体》被影视、动漫等进行了各种演绎,人们对它的解释也是越来越丰富。宝树先生认为,只有经过种种解释的沉淀,《三体》的价值才能更加凸显出来。吴飞的解释令人受益匪浅,因为他的解读将理论与小说剧情紧密结合,是全面、整体而内在的解释,具有一种古典式的“坦诚”。

 

▲宝树先生

 

另一个原因是,吴飞老师的解读并不拘泥于近现代哲学的专业和晦涩,而是与生动的现实以及人生问题相关,重新激活了哲学的潜力,使得每个人都能有所感悟。再者,吴飞老师的解读贯通了小说与其背后的中国思想,体现了中国哲学的魅力与温情。

 

▲朱刚教授

 

在两位老师对《三体》都做出了精彩而深刻的解读之后,主持人朱刚老师向吴飞老师提问:为什么书名是“生命”而非吴飞老师正在讨论的核心术语“性命”,两者的区别在哪里?对这一问题,吴飞老师回应道,这首先是想与自己的下一本哲学著作《性命论》有所区分而不至于重复,从含义上“性命”与“生命”是近义词,而“性命”更具有中国哲学的特色。之所以使用“生命”这个词,也是因为想更多围绕情节展开讨论,而不是陷于繁琐的哲学论证。另一方面,他的分析的出发点是霍布斯,“生命”这一词也与之更为契合。吴飞老师继续谈到,“生命”和“生活”这一区分是自古希腊以来西方哲学的重要区分,“生命”仅仅是身体层面的或者,而“生活”是则是活得好的生命。而在中国思想的“性命”概念中,“活着”与“活得好”并不是截然区分的。

 

宝树先生赞同吴飞老师的这一想法,他认为在《三体》中有多出地方或隐或显地与“活着”和“活得好”的问题相关。比如“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这句话,以及维德说的“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但其实正如吴飞老师书中所说的,两者并非截然有别,而是一体两面。

 

随着两位老师的讨论逐渐深入,主持人也邀请嘉宾张祥龙老师与陈少明老师参与讨论,这两位老师都十分关注《三体》及其中的哲学问题。张祥龙老师说,《三体》是他近些年读过的最令人激动的小说,尽管小说与自己的哲学倾向大有差异,但小说精彩的情节依旧非常吸引他。张祥龙老师指出刘慈欣的“技术至上”预设:在小说中,文明之间的层次取决于科技水平的差异,而黑暗森林展现的是科技崇拜对人类以及宇宙所产生的可能后果。如朱刚老师所说,张祥龙老师基于人文关怀,给我们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掌控科技是否意味着掌控未来。

 

▲张祥龙教授

 

陈少明老师直言,他对《三体》的兴趣正是由吴飞老师的书所引起的,后者对三体的解读在哲学上对自身也很有启发。其中他最感兴趣的是两大问题。首先是“黑暗森林”的宇宙人类学,小说从已知的人类生活经验推到了未知宇宙经验,在小说的剧情中,“社会契约”难以在星际之间建立,而罗尔斯的“无知之幕”理论也难以在其中实现。另一点是“三体人”意识的透明性。人类的意识是不透明的,否则几乎无法生活。在《论语》中孔子曾说颜回“其心三月不违仁”,这里的不违仁不是外在行为而是“心”:在大家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不违仁才最重要,这最能体现一个人的品德,这正是因为人类意识的不透明性。接着陈少明老师分别对吴飞教授和宝树先生提出了一个问题:给吴飞老师提出的问题是,他的解读是想重构作者的想法,还是说以《三体》作为自己哲学的素材?给宝树提出的问题是:他认为不同类型的小说之间的本质区别并不在于题材,而在于它们对应着人类生活中的不同问题,比如言情小说对应的是情感问题,武侠小说对应的是正义问题,那么科幻小说这一类型对应着哪一问题?

 

▲陈少明教授

 

吴飞老师非常认同陈少明教授的看法,他同样认为黑暗森林和意识的不透明性是《三体》中最精彩的两个设置,特别是后者,有了“三体人”透明性的参照,我们才更加领会到人类意识的不透明带给人类生活的影响。他谈到,他的书并非是为了重构作者的想法,更多的还是陈述自己的思考,而其中或许有很多作者并未想到的东西,但这就是哲学解读的意义。对于刚刚张祥龙老师所说的,他觉得自己的态度可能会更“冷”一些,他认为中国思想中的一些东西并不一定会比西方式的结局更温情,《三体》展现的是中国“性命”思想的一些可能性。

 

对此宝树先生认为,如果放在更加宏大的视角下,《三体》的结局不一定是彻底的毁灭。关于科技,宝树先生指出,在近现代人类逐渐以科学为核心形成了新的宇宙观,问题在于在这一宇宙中人类应该怎样生活,对此西方试图通过科技来保障自身在其中的生存;而在我们这边,这一问题迫使我们挖掘中国哲学的可能性来应对这一局面。针对陈少明老师谈到的科幻小说与其它小说的不同,宝树先生认为他们的区别可能在于,科幻小说满足了人类的好奇心,并且满足的是对这个世界本身的好奇心。

 

主持人朱刚老师总结道,这些讨论引发了我们对人类自身的更深的体悟。如荀子所言,人可以假借外物,可以学习创造。更进一步,人不仅能够从自身的角度理解世界,还能超出自身,从整个宇宙的角度理解世界。人可能遭受到难以承受的苦难,但在精神上之所以没有被击垮,正是因为有超出人类认知的更高的存在。这就像庄子所说的“以物观之”与“以道观之”的区别。《三体》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视角,去理解人在宇宙中的位置,去思考人在其中的意义。

 

随后,现场观众向几位老师展开了踊跃的提问,老师们也予以了充分的回应。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对谈与讨论,本次活动最终圆满结束。

 

 

▲从左至右:张伟、张祥龙、吴飞、宝树、陈少明、朱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