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速递 > “哲学前沿”第六讲:张伟教授阐述心性现象学视域下圣贤的本质与伦理意义

“哲学前沿”第六讲:张伟教授阐述心性现象学视域下圣贤的本质与伦理意义

发表时间:2019-04-10 | 浏览数: | 作者:

       2019年4月4日上午,中山大学哲学系18级研究生“哲学前沿”课程第六讲——《圣贤的本质与伦理意义——一项心性现象学的考察》于中山大学锡昌堂801室开讲,讲授者为我系张伟老师,主持人由我系陈少明老师担任。

 

讲座现场

 

张伟老师

 

张伟老师从苏珊·沃尔夫(Susan Wolf)对“道德圣贤”(Moral Saint)的理解,和儒家伦理与道德教育集中于君子或典范个人这两点出发引出五个问题,整场讲座围绕这五个问题从以下四个方面展开:

 

第一,通过分析韦伯所谓的“卡里斯玛”(Charisma)、汉娜·阿伦特等所提及的“权威”(Autorität/Authority)以及舍勒所谓的“榜样”(Vorbild)等概念,张伟老师揭示了圣贤的现象学本质。张伟老师指出圣贤既不是卡里斯玛,也不是权威。圣贤在根本意义上意味着一种榜样,一种价值人格。圣贤的本质在于他自身的圆满实现,而不在于其他人的利用或者模仿。

 

第二,关于圣贤与榜样的类型。张伟老师指出就榜样或纯粹价值人格类型的等级秩序而言,舍勒依照价值本身的等级秩序分别将这几个基本类型作了对应归列,即圣人对应于神圣价值、天才对应于精神价值、英雄对应于生命价值、“引领精神”对应于有用性、生活享受的艺术家对应于感性价值,以此提出五种类型的榜样。

 

第三,对于圣贤的伦理意义,张伟老师从柯雄文所描述的孔智仁的故事来强调儒家教化中“圣贤”的作用,借此指出圣贤的伦理意义可以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学以成“圣贤”,这是一种境界化的价值目标。其次是作为“为己之学的典范”的“圣贤”,但是跟随圣贤、效法圣贤首先不是一种规则或律令教育,同时也不是模仿圣贤。在对榜样/圣贤的爱之中的跟随中,去理解榜样的“爱的秩序”(ordo amoris),最终获得的是一种“志向/存心(Gesinnung)改变”,去生成自身之人格的观念的价值本质。

 

第四,张伟老师指出对道德圣贤的一些反省和检讨,包括“道德圣贤无法成为全面的人而有可能成为乏味的人”,“圣贤的道德是非常过分的道德,是分外之事”以及“道德观点和个人完善观点的对立是否真切?”等观点和问题。

 

 

现场提问

 

陈少明老师在随后的总结中从思想史的角度进一步补充了儒家传统中对 “圣”和“贤”的理解。而后现场的同学们踊跃提问,张伟老师一一作了相应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