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速递 > 哲学前沿课程第四讲 方向红老师阐释现象学视域下的人工心智

哲学前沿课程第四讲 方向红老师阐释现象学视域下的人工心智

发表时间:2019-03-26 | 浏览数: | 作者:

2019年3月21日上午,恰值农历春分,中山大学哲学系18级研究生“哲学前沿”课程第四讲——《人工心智的现象学阐释》于中山大学锡昌堂801室开讲,讲授者为我系方向红老师,主持人由我系陈少明老师担任。

 

▲讲座现场

 

 

本讲主要关注现象学的个别化理论与未来机器人的人工心智的出现方式之间的关系问题。方老师首先通过《小王子》中王子对玫瑰花的“驯化”的故事说明了何为个别化,个别化就是个体存在者的出现,其本质是个体的唯一性和独特性。在对人工心智的解释中,其根本问题就是:人工心智在什么程度上可以达到个别化?

 

 

▲方向红老师

 

 

方老师首先定义了什么是人工心智。它不简单等同于人工智能,其内容中还包括情感和意志等。随后方老师明确了以哲学方式讨论这个问题的合法性:一是计算机界对该问题尚无共识,哲学有用武之地。二是这个领域最先进成就所达到的水平,完全在哲学的讨论范围之内,比如据说Alpha Go只达到3-4岁幼儿的心智水平。

 

要对人工心智进行阐释,首先涉及到机器识别和人的识别之区别问题。机器识别的设计基于现象学所批判的自然态度的假设,即通过物体的特征来区分物体的类别。然而西方哲学的主流思想特别是现象学并不认同这一划分方式。哲学家会强调,人对事物的划分实际上是观念主导的,是通过对普遍对象和一般之物的洞见达到的。换句话说,我们用语言描述的是普遍之物,而看到的感觉要素无法用语言表达。

 

方老师着重介绍了现象学个别化描述的三个层次。第一,胡塞尔在时间意识中的旋律出现的描述解释了个别对象是如何出现的,但通过这种个别化所得到的客体自身并不具有真正意义上的独立性。第二,独立的个体比如独立的个人的出现。这样的个体不仅个别而且独立,依靠自身成为自己。在胡塞尔看来,这种个体性是由人的意识来支撑的的,它在意识中有不动的极点。这个结构所包涵的对意识活动的自身觉察、对意识对象的自主选择、对主动和被动的自身区分等特点在时间和历史中展开并实现为自己的个体性。第三,在介绍完胡塞尔、海德格尔以及萨特关于个体性问题的思考后,方老师还提出他人维度在自我个别化中的特殊作用,他指出,法国现象学家马里翁、梅洛·庞蒂、列维纳斯都或多或少涉及这一方向。沿着这个方向,方老师发现了“寻唤”与“驯化”在他人对自我的构成中发挥了重要影响。在寻唤和驯化的过程中形成的个别者,才是交互主体性意义上的真正的个体。

 

因此,方老师指出,至少应该根据以上三个层面来展望人工心智的发展。Alpha Go的多层人工神经网络设计看似可以达到第二层次,但它仍是孤立的个体化过程。人工心智会不会达到第三个层次,即不仅知道对方也是主体,还能在他人和自我的关系中实现真正的个体化呢?这是个关键问题。方老师认为我们能在新进发掘的胡塞尔的文献中得到启发:只有在意识活动中出现不透明性,具体来说,在视觉中遇到遮蔽、在触觉中遭到阻抗时,自我才真正遭遇到另外一个意志(他人)的抵抗。这一点在人工心智发展的思路中并没有得到体现,可以说,目前的人工智能离真正的个体化目标尚有很大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