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讲座&会议预告 > 讲座回顾 | 哲学研究的范式转换——从当代哲学发展的世界图景来看

讲座回顾 | 哲学研究的范式转换——从当代哲学发展的世界图景来看

发表时间:2018-07-12 | 浏览数: | 作者:

           7月9日上午,中国人民大学人文杰出学者谢地坤教授做客中山大学哲学系谦之名家讲坛,讲座主题为:“哲学研究的范式转换——从当代哲学发展的世界图景来看”。讲座在锡昌堂515会议室举行,由张伟教授主持



谢地坤教授

谢地坤教授以今年八月将在北京大学召开的世界哲学大会入题,全面回顾了20世纪以来世界哲学发展的历程。在一个追求哲学普遍性、但同时不失其特殊性的视角下,谢教授为我们展开了以欧美为中心的世界哲学图景。在这一图景下他为我们对比了欧陆的人本主义和英美的分析哲学,同时也为我们讲述了处于边缘的南欧、东欧、非洲、拉美的哲学。最后,讲座结束在中国哲学研究范式的转化问题上。谢教授指出,我们当下的哲学研究面临着从知识体系到问题意识、从民族个别到世界普遍、从学科分化到知识汇通的范式转变的挑战

 

谢地坤教授认为,世界哲学大会为中国哲学走出去提供了机会,不过这也让我们遭遇了平台不一致的困境。我们需要如库恩解释科学发展那样,去思索哲学研究的范式的转换。对于这个问题,他还指出,中国哲学研究有特别的处境。因为我们的哲学研究作为一种专门学科式的研究只有百年的历史,还缺少有分量的成果积累。而按照黑格尔的理解,哲学当是时代精神的体现,民族精神的核心。在此意义上,哲学当是世界精神,它更应关注共同问题、人类问题 、发展的问题,其变革与革命更应体现的是普遍的命运

 

随后,谢教授就三个问题展开具体的讨论:

 

一、哲学始终面向人类的共同问题

 

他首先谈到,从轴心时代至今,尽管在思想内容、表述方式和精神气质上存在着迥然的差异,但是哲学在人类的历史中确是一个普遍的、必然的现象,并且其主题也具有惊人的相似性、一致性和延续性。当然,人们对于哲学的理解是不同的,甚至因为这些差异,人们还提出了诸如中国是否有哲学这样的似乎不成为问题的问题。即使我们中国哲学近代融入世界哲学是被动的,甚至接受了西方哲学的问题和范式,但是我们对于西方哲学也不是完全的接受,而是基于我们的国情有所改造,并且发展出了中、西、马三足鼎立的特有格局。在这个情势下,我们不仅发展出了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也在研究西方哲学的基础上,形成了中西汇通的比较研究,这不仅丰富了中国哲学的认知手段,也为反思西方哲学提供了必要的参照。

 

不过,当下不同哲学的地位并不是平等的。当下西方哲学仍处于世界哲学的中心。但这并不意味着西方哲学就有唯一的形态。与之相反,西方哲学也有着自己复杂的来源和历史变化。比如20世纪的西方哲学,它的重要特征就是欧陆的人本主义和英美的科学主义或者分析主义的对立。如果哲学只是为科学而科学,也就失去了自身的价值。同样,若失去对存在的关注,人本主义也会被认为是空洞的说教。事实上,这两个派别都从对方借取了重要的观点、方法和目的。

 

在这一背景下,谢教授谈到了欧洲哲学发展的现状。尽管法国贡献了一系列思想前卫、观点多样、概念新颖、言辞鲜明的哲学家。不过,随着德里达的去世,法国哲学也陷入了低潮。而对于以理性批判著称的德国哲学来说,尽管也出现了哈贝马斯这样的继承传统面向当下国际政治的哲学家,但是也不得不说德国哲学较之于其辉煌的过去,也走上了下坡路。而且因为受到分析哲学的影响, 德国哲学甚至有了能否保持自己的哲学传统的忧虑。

 

对于欧洲其它国家的哲学,他认为也非常值得关注。比如意大利哲学就出现了克罗齐和葛兰西这样的大家,通过结合德国哲学和英美的分析哲学,意大利哲学形成了马克思主义、存在主义和新实证主义交相辉映的盛况;因为移民、文化和宗教冲突,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国的哲学研究很好地结合了地域问题和宗教信仰问题;在东欧,也发展出了具有优势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出现了卢卡奇等早期西方马克思主义、南斯拉夫的实践派和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学派,等等。当然,随着东欧政治局势的改变,东欧的马克思主义也转向对生态、文化、发展、女权等具体话题的关注。

 

关于世界其它地方的哲学,谢教授重点讲述了拉美和非洲的哲学。他指出,因为长期受殖民等社会政治环境的影响,拉美地区出现了以拉美的区域视角为特征的政治哲学,表现出了强烈的谋求变化的历史责任意识。对于长期以来受到忽视的非洲哲学,他也做了介绍,并提到近些年来相关研究的进展。

 

总体上,他认为,哲学有着以本体论、认识论、价值论为特征的一贯性,并且这些主题,还具有超越地域的普遍性,都是为世界普遍关心的话题和主题

 

二、多元化是当代世界哲学的倾向

 

在分析了20世纪哲学的世界图景之后,讲座进入第二主题,即当下世界哲学的发展倾向。在这个问题上,谢教授指出,在关注共同的普遍的问题的同时,当代哲学也有多元化的趋势。对此他谈到了当下哲学出现了如下的三个倾向:

第一,问题意识比之前突出。当代哲学家已经不再去追求构造庞大的哲学体系,而是更注重将哲学理论与社会现实相结合。之所以如此,最大的原因是,现代社会存在着巨大的文化危机和精神危机,现代人对存在本身、对过去认可和信仰的绝对价值都抱有普遍的怀疑态度。

第二,高度重视科学技术的发展。现代科学的发展改变了我们的宏观和微观世界,同时也冲击了很多传统的观念。并且,在这样的发展中,哲学无法以回到空洞的人本主义获得保留,反而需要结合认识的进步,纳入社会发展的现实。

第三,出现了专业、现实化的分化。现代哲学已经不再沉迷于对原理的探讨,而更倾向于在具体环境中解决特定的问题。哲学家已经不再是社会生存的立法者,而成了研判规则是否在具体情境中得到遵守的司法者。

 

三、中国哲学研究范式转化

 

 讲座最后,谢教授回到了中国哲学范式转化这个话题上。当下的哲学研究与国家和社会的要求存在着巨大的落差,不仅没有形成固定的研究范式,还因为历史积累下来的问题,严重拖累了哲学自身的发展。中国哲学面临着全球化时代如何定位和定义中国身份的问题,在这一任务下我们需要有如下三个转变:

第一,从认识和建构知识体系理论设想转变为面向问题为主导的实践操作。因为上述时空现实的变化,需要能够指导具体实践、化解具体问题的实用理论。

第二,从民族个性转向人类共性。科学技术的发展已经将人类连成一体。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思考人类的规定不仅是对我们想象力的锻炼,更是切实的现实需求。

第三,从学科的分离到系统的整合。哲学追求普遍性,在这样的理解下,相对于具体科学处理具体问题,哲学的价值则体现在它对整体性的把握,体现在它对人类普遍性问题的解答。


张伟教授

张伟教授在总结时提到,在横的维度上,谢教授给我们展示了一个宏阔而细致的世界哲学图景,补充了很多我们都没有充分注意到哲学板块;同时,在纵的维度上,谢教授也辩证地说明了形成和影响这一图景的原因。整个报告大大地丰富了我们对当下世界哲学图景的认知,有利于我们反思和改进自己的哲学研究。
 


方向红教授


      在提问讨论环节,方向红教授首先提问到,在当下要求哲学关注现实和科学发展的同时,我们的哲学却与它们有深深的隔阂,那么,是不是这种关注本身也是有问题的?谢地坤教授回答到,这是一个富有挑战的问题。的确,上述要求只是要求,我们在哲学把握现实这个方面,存在着的不仅是学科差异,还有着社会现实限制等诸多问题。



朱刚教授

朱刚教授接着提问,根据谢教授所介绍的世界哲学大会的相关背景,在当前世界哲学的互动方面,不同哲学争论的究竟是哲学话语权,还是对真理的见解?谢地坤教授回答到,我们渴望发挥哲学的超验和超越的因素,但是我们也不得不面对复杂的现实格局。当前,哲学无疑仍是以西方为主导的。我们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我们需要有分量的成果和国家坚强的实力来改变这个不合理的状况。

 

最后,谢地坤教授还谈到,不仅中国哲学面临着方向和范式的转换问题,就是世界哲学自身也面临着同样的困惑。在面向未来的同时,西方也一样在摸索。